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

18565871528(tel)

18565871528(fax)

关键时刻,中欧领导人会晤会否成为关系转折点?

2022-04-13 17:14字体:
分享到:
html模版关键时刻,中欧领导人会晤会否成为关系转折点?

  第二十三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在4月1日以视频方式举行。中国与欧盟双方领导人就中欧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这是中欧时隔两年再次举行领导人会晤,也是跳过一年“空窗期”后,双方重新接续2020年上一次的最高层级对话。

  中欧关系去年经历不同寻常的挫折,导致《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进程停滞。但实际上,有观察指,欧洲一些理性人士并不希望对抗和竞争成为中欧关系的主流,从而挤压合作空间,破坏对话氛围。

  中欧关系今年则出现缓和迹象。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先前宣布此次会晤时称,希望缓和双方日益加剧的紧张关系,并提到中欧投资协定需要在最高政治层面解决,显示欧盟态度逐步松动,中国对此也作出积极回应。

  此前,双方已多次互动,为此次高层会晤预热。3月29日,就在中欧领导人会晤的三天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举行视频会见。3月初,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同欧盟对外行动署秘书长萨尼诺视频会晤。

  本周四(3月31日),中国驻欧盟使团临时代办王红坚公使在多家中外媒体发表署名文章《加强中欧合作,给不安宁的世界注入稳定因素》,文章表示,中欧有分歧,但共识远大于分歧,合作远多于竞争。我们始终认为中欧是全面战略伙伴,而不应是制度性对手。这是中欧双方应该长期坚持的基本相互认知。中方几十年来始终从战略高度看待中欧关系,始终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支持欧盟团结繁荣、支持欧盟战略自主。我们也希望欧盟坚持独立、客观的对华认知,跳出对华“三重定位”的思维定式,奉行务实、积极的对华政策。

  观察认为,作为中国与欧盟之间最高层次的双边对话机制,今年的中欧领导人会晤显得尤其重要,因为它处于关键的历史时刻,涉及相当多的利益。

  而持续发酵的乌克兰危机更进一步体现了此次峰会的紧迫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张蓓撰文指出,即将举行的此次峰会应当实现至少以下方面的目标:一是管理乌克兰冲突对中欧关系的影响,防止此次危机损害中欧关系;二是提升中欧关系的稳定性,开展旨在缩小分歧的对话;三是中国和欧洲应当坚定反对一切形式的新冷战。乌克兰危机加剧了脱钩和群体政治的风险。中欧更需要肩负起预防“新冷战”的共同责任。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田德文就认为,冲突升级对欧洲来说无疑是灾难性的,在出发点上,中国同欧洲是有共同性的,双方就是以共同性为基础。只要是有利于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都可以谈,都可以合作。

  不少舆论也认为,在俄乌冲突带来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作为世界两大和平力量,中欧之间需要沟通协调,推动停火止战。

  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今天(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当前国际形势动荡加剧,不确定性明显上升,中欧作为两大全球力量,保持战略沟通,增进战略互信,拓展合作共识,有助于推动中欧关系持续健康发展,也为国际局势注入稳定性和正能量。此次中欧领导人会晤意义重要,广受关注,我们希望欧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利来ag旗舰,确保会晤顺利成功举行。

  不过,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3月30日援引了解此次会晤的欧盟消息人士的话称,欧盟将通过此次会晤要求中国在俄乌冲突中保持中立,不去支援俄罗斯。还有欧盟官员称,此次会晤是“欧中关系的决定性时刻”。

  针对欧洲方面的一些想法和言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上观新闻采访时就认为,如果欧方把中国对俄乌冲突的态度和立场与中欧关系未来挂钩,那样既不理智,也不合理,更不利于中欧之间互信与合作。

  崔洪建称,中欧关系首先讨论的是双边合作,双方如何相处不应该视对方立场而定。中国的对外政策、在国际事务中如何发挥影响力有自己的原则和方式,不会像部分欧洲人所想的那样追随某些国家去做某些事情。

  “欧洲应该认清形势,不要被美国带节奏。当务之急,中欧应该设法寻找更多应对冲突影响的共识,尽快通过合作实现停火止战。”

  事实上,也有观点对中欧关系走向持谨慎乐观态度,分析认为,在艰难时刻,中欧能决定举行高峰会晤,说明双方迎难而上,从战略高度出发,采取灵活性姿态,希望能寻求共同点。如果会晤能达成一些共识,这次高峰会谈或将成为中欧关系的一个转折点。

  但值得警惕的是,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前高级职员克利福德?克雷柯夫此前就直言,华盛顿“鹰派”正寻求以新的形式延续冷战。这种“新冷战”一如既往地意在遏制欧亚大陆,即俄罗斯和中国。目前,“鹰派”主导的华盛顿不希望看到中欧关系改善。美国的政策旨在干扰中欧关系,目标是遏制中国。欧盟被要求与美国政策保持同步的压力越来越大,乌克兰危机只是一个例子。

  新加坡资深外交官、著名国际关系学者马凯硕近日在出席活动时就乌克兰危机也直言,军事冲突本可以避免,“俄罗斯和普京逐渐被西方孤立,可悲的是俄罗斯被排除出八国集团,导致普京总统与西方领导人之间无法面对面举行定期会谈。”

  马凯硕还批评,西方逐渐削弱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机制,而且美国在冷战结束后,实力变得很强,也因为如此,美国因强大而忽视外交的重要性。

责任编辑:祝加贝

下一篇:没有了